宁波著名刑事律师

法律服务热线:

15867323619

主观故意对走私罪认定的影响

主观故意对走私罪认定的影响

 

1.影响罪与非罪的判断

主观故意是犯罪构成的必备要素,是否具有犯罪主观故意,直接影响到合法行为与违法行为、普通违法行为与犯罪行为的认定。走私罪是典型的法定犯,具有二次违法性特征,这就需要根据《海关法》、《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等规定认定是否属于走私行为。上述两部法律法规将货物、物品进出口中的违法行为区分为走私行为与违反海关监管规定的违规行为,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逃避海关监管。逃避海关监管既包括客观上实施逃避监管的行为,主观上具有逃避监管的故意。反之,如果没有逃避海关监管的故意,则不属于走私行为,也不构成走私罪。

2.影响走私罪与非走私罪的判断

《刑法》根据不同走私对象设立10余个具体走私罪名,而同样是这些犯罪对象,在纯粹的国内生产、流通、运输等环节,刑法也设置相应的罪名规制人们的行为。特别是涉及枪支、弹药、文物、毒品、珍贵动物及其制品、淫秽物品等违禁或管制类货物、物品犯罪中,这种情形更为常见。行为人实施相关违法行为时,在能够认识到各类货物、物品具体对象的情况下,如果认识到涉及货物、物品的进出境,一般应认定为走私罪;如果无法认识到货物、物品的进出境,一般认定为其他罪名。

例如,在无证非法经营香烟中,行为人甲通过网络向卖方乙采购香烟后再行出售,乙则从境外邮寄入境、转运发货至甲处。如果甲主观上明知卖方乙系从境外非法邮寄入境的,则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与非法经营罪,不过由于系牵连犯,择一重罪处罚;如果甲主观上无法认识到卖方乙系从境外非法邮寄入境的,则甲只构成非法经营罪。

3.影响此走私罪与彼走私罪的判断

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与走私武器、弹药罪、走私珍贵动物罪、走私假币罪等10个非涉税走私的罪名之间是普通法与特别法的关系。在法律适用上,优先适用特别法,只有在不符合特别法的情况下才适用普通法。从客观方面角度来说,如果走私对象属于武器、弹药、珍贵动物、假币等10类特定货物、物品的,应当适用这些走私罪名。但是,从主观方面来说,如果主观认识与客观情况有一定区别的,应当在主客观相一致的范围内认定合适的罪名。

以司法实践中比较多发的走私仿真枪为例。根据《走私案件解释》第5条规定,走私国家禁止或者限制进出口的仿真枪、管制刀具,构成犯罪的,以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定罪处罚;但走私的仿真枪经鉴定如果属于枪支,构成犯罪的,以走私武器罪定罪处罚。当然,司法实践中可能发生认识错误的问题。如果属于同一犯罪构成要件的,不影响罪名的认定,例如行为人意欲走私仿真枪,但实际走私管制刀等,仍然以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定罪处罚。但如果属于不同犯罪构成要件的,则在主客观相一致的范围内处理,例如行为人只有走私仿真枪的故意,尽管事后经鉴定属于枪支,但确实没有证据证明行为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枪支的,认定为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更加符合主客观相一致原则(参见张明楷《刑法学》2016年版第749页)。

4.影响走私罪一罪与数罪的判断

夹藏走私是实践中常见的走私手法,通常表现为行为人在走私的货物、物品中藏匿其他货物、物品的,此时就可能涉及不同走私罪名的认定。而行为人对于不同走私货物、物品的认识情况,会影响到一罪与数罪的判断。例如,对于行为人只有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的故意,明确排除走私违禁品的,如果客观上走私了武器、弹药,根据主客观相一致原则,不能认定为走私武器、弹药罪,只能认定走私普通货物罪一罪。

例如,在魏某等人走私案中,其驾驶船舶在台湾马祖海域从一艘台轮上过驳一批无合法手续的化妆品、衣物、书籍等货物后返航,在福建省连江县青屿码头附近海域被查获,其中化妆品等普通货物偷逃税款22万余元,另外有717册书籍系淫秽书刊。公诉机关指控上述人员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走私淫秽物品罪。但法院认为,上述人员只有走私普通货物的主观故意,没有走私淫秽物品的主观故意,最终只判认定其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5.影响走私犯罪数额的认定

主客观相一致是我国刑法的基本原则,这一原则不仅适用于罪与非罪的认定,同样会影响到犯罪数额的认定。尤其在共同犯罪中,部分行为人如果始终不具有走私的主观故意,其不构成走私罪;如果并非自始存在走私的故意,而是参与一段时间之后才具备犯罪主观故意,则只有在这之后其所参与的走私才能计入该行为人的犯罪金额。因此,在走私案件中查清行为人具备犯罪主观故意的时间节点,对犯罪金额的认定有重要意义。

以王某某等人走私普通货物案为例。王某某负责经营管理的公司从事国际航行船舶油污水接受业务,在接收油污水之机,其公司向国际航行船舶收购保税的船舶自用燃料油,走私入境销售。其中,被告人柯某长期在公司工作,后来负责记账。该公司自2007年以来就以上述方式走私燃料油,但柯某从2010年4月开始,才根据王某某要求记录作业数据,根据其记录方式等情况,足以认定其此时其明知公司在接收油污水之机收购保税燃料油销售,主观上具有走私的共同故意,进而认定柯某对此后的走私行为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宁波著名刑事律师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徐丽红
执业证号:13302200911716457
联系电话:15867323619
电子邮箱:76071837@qq.com
联系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层

扫码加微信